今期六合报码

奥斯卡最佳动画片奖提名影片《养家之人》本周

发布时间:2019-01-11

  为了《养家之人》,诺拉见过良多阿富汗人,比喻说一个音乐学院的院长,那位老先生在一次喀布尔的自残性爆炸事件中丧失了百分之八十的听力,所以,他切实听不见学生创作的音乐,但他充斥真挚地培育下一代音乐人。还有一位学生叫施瓦娜,她在塔利班掌权的时候为了上学女扮男装,当初她本人办学校教阿富汗小女孩学习,诺拉由此说:“所以,老是会有盼望存在,总是会有人尽力,让自己、家庭跟社会变得更好。”

  在诺拉·托梅看来,动画片虽是一种糖衣,要传递真善美,然而这并不象征着大人要让孩子们远离世界,保持他们的纯真不受外界环境影响,“我认为咱们有任务,试着帮助孩子懂得这个世界,处理随之遇到的问题,这就是我喜好黛博拉·艾里斯小说的起因。它在微微地推动孩子,唤醒他们的意识去进入这个世界。”

  文/本报记者 张嘉 供图 小佑

  卡通沙龙固然名声显赫,但成破20年来只制造了三部动画长片,辨别是《凯尔经的机密》《大陆之歌》和《养家之人》,而这三部电影,却充分让人们领教了这个工作室的匠人之心,《海洋之歌》制作时光用了七年,《养家之人》用了四年。这多少部片子,也让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爱尔兰动画一跃进入动画制作的“一线行列”。

  作为一位女性,如何让自己在这个行业做到“精良”?如何找到自己的地位?诺拉说这是她常被问及的问题,“这个问题很奇怪,因为你不会每天起床先对着镜子想,‘我是这个行业里的一位女性’。我们需要看到更多女性制作的电影,随着女性拍电影的人数增加,女性角色将有更大的发展,这是一件大事。改变这种被动的叙述,将使我们给男孩和女孩讲的故事变得更好。”所以,对那些想从事导演行业、动画行业的女性,诺拉的倡导就是,想做就去做,不用等待别人的“容许”,不要等待任何“正确的时间”。

  对现在的年轻人,诺拉也提议,学习是无时无刻都应当做的事情,而不仅是学生时期。诺拉举例说自己的第一份长期工作是在一家蔬菜工厂上班,“天天的工作就是坐在那里看传递带运来的冷冻和干蔬菜,而后把长了雀斑儿的挑出来,我上的是夜班,就这样看着传递带看了三年,因为机器噪音很大,我们会戴耳塞和耳罩,所以没法谈话,也无奈听广播,只能盯着传送带12个小时,令人不可假想的是这段时间成为对我的最好的练习,训练了我的设想力,上班时我会给自己讲故事,从开头到结尾,讲12小时。关于讲故事的才干,这段时间远比我在大学更有收获。”

  开端,在母亲的辅助下,诺拉去一家手艺人的店里打工,手巧的诺拉爱好做手工,这让她感到自己能够做些什么,而并非是个无用之人。20多岁时,母亲又帮她申请了持续教导,那时候动画制作完整是个陌生专业,但妈妈认为这适合爱画画的诺拉,就为她报了这个专业,没想到,诺拉从此走出了人生低谷,找到了终生至爱的事业。

  诺拉倡议大家怀有热情和天真,坚持自己的空想和信念,并且找到气息相投的人奇特努力彼此扶持,那样,再缥缈的妄图也有可能实现。

  而在制作方面,诺拉·托梅保持用传统手绘方法制作,因为,一方面,作为小成本的独破动画电影,手绘更能节省估算,诺拉·托梅认为是否制作3D动画,要看实际情况和故事剧情是否需要,2D的优点在于它不受时间限度,像《凯尔经的秘密》,看起来像是昨蠢才做好的一部电影,或者是像40年前做好的电影,而3D看起来就会受限。另一方面,诺拉迷恋手工绘画所展现出来的“不完美”,“我认为即使是画出来的货色有一些瑕疵也是美的,因为这偏偏能表示出我们的人物性情既有强的一面,也有小缺憾的一面,这些在屏幕上都是真实 未审美好的。手绘动画给予我最大的自由来讲好一个故事。”

  诺拉·托梅除了恶补阿富汗的文化和历史常识,还找来很多阿富汗人或后裔进入剧组,她请阿富汗工作人员进行表演示范,使动画师能准确捕捉阿富汗人的细节,具体到抓头发、交谈的手势。“我们的制作团队来自全世界,大家毫无隔阂,因为我们都是出于对这部作品的热爱而一起工作的,咱们的绘画组中有一位就是伊拉克难民。大家会探讨每个细节,一次我们想在电影里让帕瓦娜邮寄一封信,团队辩论了很久这一细节是否事实,后来被告知,你如果在喀布尔中心邮局寄信,那时的塔利班可能早就拆开看了,所以,最后这个情节并未浮现在影片中。”

  诺拉·托梅小时候就深爱绘画,这甚至成为她与外界沟通的重要方式,小时候的诺拉并不合群,性格孤僻安静,属于那种在教室里却完全不存在感的学生,14岁时,长年卧病在床的父亲去世,悲痛的她更将自己深深藏起来,越发封闭自己,这也让她的学生生涯更加好受,学习成绩越来越差,人也越来越孤僻,这种恶性循环最终使她15岁时被迫退学。诺拉说那段时间是她人生中很艰难的一段时间,她放逐自己,又心田脆弱,拒绝所有人对她的关心和帮助。最后,是聪明的妈妈赞助她找回自己。

  黑夜无论怎么长久 白天总会到来

  在蔬菜工厂3年的夜班生活

  而诺拉·托梅自己,也是一个从“辍学生到奥斯卡提名者”的逆袭,是一个对于希望的故事。

  诚然电影《养家之人》中波及了政治、抵牾等等社会问题,然而诺拉·托梅说自己想关注的仍是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所以,在片中她决定了弱化当地宗教分歧,呐喊全人类和平与对女性的尊重为主要表白角度。在诺拉看来,《养家之人》是一个充满欲望的故事,“渴望”是贯穿整部电影的主题,就像作者黛博拉·艾里斯在书中引用的莎士比亚的名言——“黑夜无论怎么悠久,白天总会到来”。

  2002年,诺拉·托梅执导了短片《黑暗》并获奖,之后,连续创作并引导了动画短片《Cuilin Dualach》(倒向男孩),并于2004年发行。2009年,诺拉·托梅和汤姆·摩尔配合执导动画电影《凯尔经的秘密》,2014年,两人又创作了大受好评的经典动画片《海洋之歌》。

  影片对于活力而非苦难

  锻炼了讲故事才能

  三个女人一部《养家之人》

  《养家之人》的导演诺拉·托梅,则是动画范畴杰出的一位女性。她曾在圣玛丽高中接受教育,但在15岁时就被迫辍学。后来,她进入都柏林的贝蕾佛蒙特学院继续教诲学院学习动画课程,在学校结实了汤姆·摩尔和保罗·杨,待两人大学毕业后,三人1998年创办了“卡通沙龙”,现在,这个名字已经成为动画界的一个标杆,是让无数动画迷们膜拜的地方。

  《养家之人》曾在上海电影节和北京电影节亮相,先睹为快的中国观众形容其为“阿富汗版花木兰”的故事,诺拉·托梅认可这个形容,由于花木兰和帕瓦娜“都是女扮男装”的坚强女性,她说自己据说过花木兰的故事,也看过迪士尼制作的动画电影《花木兰》。她认为,类似这种女性须要表演男性去生活的故事在世界上很多处所都出现过,“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她还讲起自己喜欢的詹姆斯·贝瑞的故事,1809年,在那个女人无奈出来做事的年代,出生在爱尔兰的詹姆斯·贝瑞女扮男装,化名“詹姆斯·米兰达·巴利”,考入了有名的爱丁堡医学院。1826年,在南非开普敦胜利实行了一台剖腹产手术,确保了母子保险,同时也成为英国第一位实现此类手术的外科医生,从此名声大震。詹姆斯·米兰达·巴利身材娇小却争强好胜,固执己见却医德高尚,成为英国一名著名的军医,而在其逝世之后,人们才发现这位做了一辈子医生的詹姆斯·米兰达·巴利是“女扮男装”。

  电影改编自加拿大作家黛博拉·艾里斯的寰球畅销小说。黛博拉·艾里斯是加拿大桂冠作家,长期致力于女权和反战运动,曾经失掉加拿大最高声誉总督文学奖、维琪·迈尔考夫奖、鲁斯·史瓦兹奖、瑞典的彼得·潘奖等,2006年,她取得加拿大安大略省最高名誉——安省勋章,2010年,失掉加拿大安大略省图书馆协会总督精彩成就奖。黛博拉·艾里斯的作品实在、震撼,又暖和感人,“请告诉众人我们的遭遇吧!别让世人忘记我们。”正是带着这样的使命,她一次又一次走进阿富汗,促成了这本书的问世。图书一经出版,立即引起轰动,先后被翻译成25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

  有这样一部动画片,它讲述的是一个残酷的故事,但是人们看完后却心生温暖。这部影片深深吸引了好莱坞巨星安吉丽娜·朱莉,她不仅为影片担负出品人,帮着找钱找人,还亲自去电影节走红毯为其站台。影片上映后一片叫好之声,获得了第90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片提名、第75届金球奖最佳动画长片提名、第45届动画安妮奖独立动画长片等多个奖项。

  在拍摄中,诺拉·托梅被查出患有乳腺癌,在接收化疗治疗后,她仍坚持将这部作品制作实现,诺拉说感谢全体制作团队,在她生病时,大家没放弃,“通过拍摄这部电影,我也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意思。”

  当知道《养家之人》要被拍成电影之时,朱莉毫不犹豫地伸出了声援之手,她说:“现在,阿富汗有千百个女孩像帕瓦娜一样长大,她们被迫挑起家庭的重担。这部电影将提醒人们意识到她们的捐躯和付出,并体现出阿富汗文明的多元、创造性和睦力。我很高兴能和这个充满才华的团队合作。”

  拍摄期间导演患癌

  奥斯卡最佳动画片奖提名影片《养家之人》本周五上映 安吉丽娜·朱莉担当监制

  因而,诺拉以为无论你做什么,只有一条真理,那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假如你真的努力工作,而且在做着你喜欢的事件,不论是什么,也不管跟着时间会有什么变革,你究竟会发明,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做着最好的事件。生活注定曲折,你打算做什么,怎么做,最后都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妇孺皆知,安吉丽娜·朱莉同样终年来投身慈爱事业,在国际人道主义事务上的表现更是得到了联合国的高度赞美。安吉丽娜·朱莉曾在2001年捐助结合国难民署100万美元,以援助阿富汗难民。2001年8月,她被任命为难民署亲善大使,此后,她曾到访塞拉利昂、坦桑尼亚、巴基斯坦、乍得及俄罗斯车臣地区等国度地域的难民营。2002年,她从柬埔寨收养了儿子马德克斯,2003年还创立了“马德克斯·朱莉·皮特”基金会,向寰球儿童举措组织和无国界医生组织各捐献100万美元。2012年,朱莉被联合国任命难堪民事务高级专员特使,为表扬其慈善工作,特别是在消除战区性暴力问题方面的工作。

  “三个女人一台戏”,《养家之人》就是这样的一部好戏,除了原著述者黛博拉·艾里斯,另外两位是影片监制安吉丽娜·朱莉和导演诺拉·托梅。虽然来自不同的国家不同的范围,这三个女人都与故事主人公帕瓦娜一样:富于力量,并且信赖自己。

  动画片《养家之人》讲述的是塔利班统治下一个阿富汗小女孩的艰难生活。一个名叫帕瓦娜的11岁小姑娘,和家人住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幢被炸毁的大楼里,他们生活在塔利班的残暴统治之下,非但不准女孩上学,更规定女性必须男性陪同才可外出,违者可遭毒打。父亲本是学者,在暴政下失业,一天,更是忽然被塔利班抓走,帕瓦娜为坚持家计,决定剪短头发,化身小木兰,偷偷以男装打扮上街,打水买食粮,代父赚钱,亦因此眼界大开,更有同窗萧希亚教她生存之道。乱世督促成长,置身强权下,却仍能抓住生机。

  动画当时是个小行业,爱尔兰有数的多少个动画工作室都在都柏林,也没有当初这么大的市场需要,因为自己之前辍学的经历,诺拉在学习时完全可以全身心放松,因为对她而言,已经没有什么可输的了,学院的创意环境非同寻常,她和同学们在这里接受了非常好的创意训练,诺拉突然觉得自己的神经被打开了,感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晓得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比较于爱尔兰风格浓烈的《凯尔经的秘密》《大陆之歌》,《养家之人》还是有很大不同之处,导演诺拉·托梅在看过这本书后就即时爱好上了这个故事,“我在学校里看到学生们跟阿富汗孩子进行视频聊天,我发现他们都读过这本书,这成为他们交谈内容的一部分,让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中的孩子可能以此为纽带,沟通彼此。原著小说《养家之人》(又译《帕瓦娜的守候》)让孩子们理解到这个世界复杂性的一面,也是迷人的一面,可以说在这本书交到我手里之前,已经开始了旅程,两位加拿大制作人八年前就买了剧本,始终想拍,看完《凯尔经的秘密》后,找到了我,所有都是缘分。”

  也因此,诺拉还找来两个儿子当自己“顾问”:10岁的奥利弗和8岁的帕特里克,“他们是我的观众,帕特里克还会声音表演,我把他们的配音录在电脑上,他们对这部电影的态度是我的晴雨表,他们每读一节,我就会研究哪里是他们最感兴趣的。我不知道自己10年前是否可以拍这部电影,因为那时我还不做母亲,拍摄《养家之人》时,母亲这个身份给我很大力量。”

  这部动画片,就是将于本周五在中国上映的《养家之人》。

  这本小说大获成功后,黛博拉·艾里斯将书的版税无偿募捐,她愿望透过作品,让孩子们看到同一个世界,闭会不一样的人生,对勇敢无畏的性命力心怀敬意,让他们对弱势群体,对人类生命自然生发出人性主义关怀。她说:“伸出我们的手。我们信任,所有终将转变。”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今期六合报码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